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教育资讯 > 教育要闻 >

夏官营大学, 中国最野的985大学

文章来源:未知 作者: 发布时间:2018-01-09 点击数:

夏官营大学,外人管它叫兰州大学

我从繁华的东部而来,去往这大西北的深山里去,在回学校的校车上,天是蓝的,山是秃的,隧道是黑的,但是心情却如止水。

夏官营大学,隐秘在两谷中

夏官营大学,建在榆中县夏官营镇,几乎四面环山,外人都管它叫兰州大学,但是在我心里,它就是夏官营大学,毕竟没有车,我感觉我都不能活着走出夏官营镇。去一趟兰州市,得在学校的大转盘等校车,至于几点能到,成事在天。

和兰州的关系,大约只在于一碗正宗牛肉面。

十月,我和我夏官营的同学

这回国庆回来,从家返校,我哆嗦着脱下了家里穿的T恤,换上了我的秋裤和大花棉

什么叫做冷,就是都不用你妈喊你穿秋裤,你自个儿就穿上了。这条秋裤不穿上,我觉得下半身不再属于自己。

今年十月和往年一样,咱们夏官营大学,已经开始集体供暖了。

“下雪了好啊,沙尘暴不会来了”。眉头都结冰了老陈说道。

“也不用七点起床跑操了。”我心里想。

十月飞雪,初来时以为有冤情

我观天象看人文,发现夏官营大学的野,不在于人,也不在于如帝都魔都的灯红酒绿,那些都太庸俗,夏官营的野,在于伟大的大自然,就好比萃英山。

萃英山,作为夏官营学子,它就是心灵的寄托,别看它秃,但这正是它和山外的花花世界完全不同的地方。

只要心中想浪,萃英山也可以是上海外滩

在这个浮躁的世界,有人心烦了要K歌桑拿大保健,失恋了要买包SPA做美容,而在夏官营,这个与世隔绝的大西北小镇里,萃英山就是心灵的K歌大保健。

“伤心了?走,学长带你爬萃英山”

“失恋了?走,上山爬两圈”

“什么有女朋友了?我去山上静静,你给我滚”

恋爱中的学长正在约会

在夏官营大学,除了学习和恋爱,还有想做的事,那就是骆驼的驾驶了。

居然有年轻人质疑夏官营没有骆驼?

骆驼就是校车,返乡回城就靠它,在西北的高坡上前进。

《骆驼的驾驶》是每一个大一新生都期待的课程,如果掌握了这个技能后,就有了在新生面前炫耀的资本,这本证就是成为夏官营老司机的标志。

令新生仰望的老司机

昆仑堂,夏官营大学的图书馆,平常人满为患,在西北的大山中,人们都想在此寻找一丝慰藉。

如遇到考试,昆仑堂前早五点半就人头攒动,大家在黑夜的寒风中伫立着,等待6点的开门,没点本事想占个座那是不存在的。

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,昆仑堂也一样,罩着昆仑堂的主子也不是凡人,人人都称他一句堂主。这一届堂主是个黄毛,一般比较寡言,想要接近他,完全看他的心情。堂主举手投足间,都散发着慵懒和桀骜。

堂主的竞争也非常激烈,上一届还是个挑染的黄毛,可惜一代枭雄现在却已不知所踪。

两阶楼梯,代表了巨大的阶级差距

权力的游戏

如果只有黄沙和飞雪,那他还不足以称为最野的985,能被这么称呼,夏官营除了野以外,还有细腻,就像黑西装里穿花衬衫,黑帮都爱LV一样,在西北的荒山野岭中,夏官营大学的普罗旺斯花海,就像成熟男人的卡通袜子一样可爱。

黄沙中享受地中海情调

每个兰大学子都对兰大有着炽热的感情。有学长曾说过:“百年的岁月,我们珍藏着一份眷恋,在最好的时光,遇见最好的你。”

毕业之后,在兰大的校门,他痛哭流涕。曾经年轻的我不理解这种莫名其妙的感情。

现在才发现,世界上最远的距离,不是我在萃英山的秃山顶而你在上海的外滩边,而是我们面对而坐,却隔着手机刷着微博。

偏僻的西北荒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,乏味的娱乐让这里学风更盛,路上的我眼角留着眼泪,不是因为物质的贫瘠,而是这里的感情太过丰盛。

更多